本 愿

【柱斑】—燃烧⑷

【4】

为了政权这个国家再次陷入战火。

前几年的繁荣好像被这场战争全部席卷干净。

千手一族与宇智波一族的对决,也是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的对决。

人们开始感到不安,恐慌。

两个同样拥有可怕实力的人的对决,没有人会知道结果。

对于未知的事情,人们总会露出胆怯的心理。

柱间要去战场了,他显得很兴奋,一连扣错了几排扣子。

可以看到一直以来想念的同伴,或者说爱人,无论是谁都会激动吧。

柱间意外地失眠了,反正也睡不着,便起来拿出了酒, 煮热。

热气让柱间在这个寒冷的春日里有了些许温暖。

看着外面才吐芽的柳树,柱间感觉时间过得越来越快了。

从第一次见到斑之后似乎已经过了十多年了。

想起斑年少时的模样,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性格跟他那尖刺的头发一样的人,虽然总是在嘲笑自己儿时的梦想,却从没让柱间放弃过。

十四岁敢只身挑衅他身为上尉父亲宇智波田岛的斑

总是以一种对自己的力量有足够的信心,在他面前似乎什么都挡不住他的脚步。

斑过于自信与自尊。

柱间只看到一次斑的失控,是关于他的弟弟,泉奈。

那个跟斑一样有着尖刺头发,偶尔会对着斑撒娇的孩子。

似乎也挺喜欢扉间,偶尔会小小的对扉间恶作剧,但如果真的让扉间受伤,却会老老实实地道歉,是个十分会照顾人的,温柔的孩子。

但权利的争夺是不会顾及你是不是孩子的。

泉奈在去出任务的时候遇见了扉间。

回来的时候却只有满身是血的扉间。

哦,还有泉奈的尸体。

如果在那个时候不是柱间拦着斑,说不定扉间早被斑掐死了。

斑最后只打了扉间几拳。

扉间完全没有理会斑的拳脚相加,只是将泉奈塞到斑的怀里,一步步往回走。

冷静得不正常。

回来不管柱间怎么逼问扉间,扉间都没有说出那天发生的事。

也只能罢手。

偶然听到同时出任务的士兵说,

扉间杀了泉奈。

柱间封锁了这条消息。

柱间最后没有敢将这句话告诉给斑,他受不了斑对他仇视的眼神。

他也不想看到斑的失控。

柱间最终还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柱间起的很早,穿好军装,将那长而宽大的黑围巾围在脖子上。

柱间看着镜子,将围巾以一种十分小心翼翼地姿态塞进军装的领口里。

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去防止脆弱的围巾遭受磨损或炮火。

柱间在战场上又一次遇见了斑,柱间不得不承认斑是可以吸引他全部目光的人,那尖刺的头发,还有那偶尔会显得鲜红的眼睛。

他们狠狠地打了一架,没有武器,单纯的肉搏。

正如很久以前他们在屋子里做的一般。 最后以柱间脖子上的围巾被从领口扯了出来,斑离心脏最近的口袋里的钢笔掉了出来为结局。

他们看着对方的狼狈相,都笑了。

柱间在撤退前最后的时候,悄悄地亲了一下斑,然后如同偷吃成功的顽童一般笑嘻嘻的跑走了。

斑摸了摸被亲吻的脸颊,有些无奈和懊恼,却又不得不承认有点开心。

“你所期望的世界,只有我。”

斑捡起旁边的钢笔

“只有我能将它实现。”

只有在战火中,人才能显现所谓的人性的美。

尽管柱间和斑的关系没有恶化,可是战局仍然日益激烈。

炮火不断地在轰鸣,一天中只有那么一会的间歇。

却反而弄得人不习惯。

战士不知道那天就会死。

柱间终于知道了这句话的残忍。

坦克早已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只要看到人就会发射。

这是柱间第一次感到人的阴暗。

士兵们一个个都杀红了眼。

只要将所有人都杀死就可以获得胜利了。

斑在战场上一点点地前进,经过了许多时间,他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什么也不顾一切地向前冲了。

可是看到柱间,斑的镇定还是丢了。

这个男人对于斑来说就像是瘾君子看见了毒品一样,恨不得拆了他,咽到肚子里去。

没有言语,只是互相的厮杀。

柱间听到呼啸的炮弹声,才猛然意识到他们是在战场上 。

柱间忘记了为什么他跟斑都会太过专注于战斗,

以至于他们忘记了炮弹。


评论(2)

热度(4)

  1. 艾丽丝本 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本 愿:
  2. 艾丽丝本 愿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