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愿

【柱斑】—燃烧⑵

【2】


柱间在斑耳畔以恋人的姿势轻声对斑说到,


“却又不像,哪会有生物会不断想靠近自己的天敌呢。”


斑也笑了,猝然起身,跨坐在柱间腰上,将那灼热融入 体内。


并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望着柱间,俯身吻上柱间的脖 子,倔强地留下自己的印记。


柱间顺势按着斑有点硬的头发,一点点抚平。 然后翻了个身,


压抑与温暖让柱间近乎痴迷。


柱间感觉他被烈火包裹,


如果能征服那让人不由得想靠近,却在靠近的最终烧伤自己的火,肯定会极大地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翻身的冲击让斑差点叫出来。


不过斑只是咬住嘴唇来抑制。


他是绝对不会叫出来的,


柱间知道这一点,虽然听不见那诱人的声音有点不满足


但斑被自己压制已经是极限了,他不会像女人那样叫出来,这是斑的自尊,柱间也不好勉强。


只是在斑适应后吻了吻在斑唇上留下的牙印。


最后柱间射在了斑的体内,让斑从喉咙里发出来些许低沉的声音,将白浊射到了两人的腹部。


事实告诉斑在战争的前一个晚上做爱是多么的不明智。


斑揉了揉略微有些发酸的腰,然后一阵枪声在他身边响起,身后的敌人随之倒地。


“不能发愣啊。”


柱间拿着还冒着烟的枪看着斑。


斑没有理柱间,继续向着敌人的方向进攻。


毫无意外的胜利。


战场上的神和战场上的疯子,一起的话便不会有失败。


人们是这样想的。


在战场上柱间和斑意外的合得来,不需要言语的约定,不用想着下面要说什么,只是死命地往前冲,因为说不定下一秒你已经身首异处了。


合作这个词语在他们两个之间发挥的淋漓尽致。


不只是合作,还有竞争。


杀敌数量的较量,让他们都拼了命地向前冲。


虽说结果 不分上下,顶多就是多一两个。


但是却很大的程度提高了他们的军衔。


升到上尉的需要军功多的不像话。


前线稍微稳定了下来,柱间和斑也终于可以稍微地休息了。


他们并不打算外出,因为政府规定他们出去时要一直穿着军装,这是种荣誉。


可柱间和斑并不这样认为。


这只是种威慑。


没有多少人会忍受得了街上的人以一种看猛兽的恐惧眼神一直悄悄盯着自己,所以索性也就不出门了。


经历过这种的战争的人才知道和平的珍贵。


在温暖的屋子里,让斑暂时忘记了接下来的战争。


抬着头看着天花板,自己是什么时候搬进来的,已经记不清了,也不重要了。


不过斑没有忘记,在很久以前,在他还在上军校的时候,离家出走的时候,


这个地方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恍若隔世。


似乎还可以看到那时的柱间,留着蘑菇头,刚刚穿上那稍大的军装,兴致勃勃地规划什么美好的未来,还会发明一些有着奇怪名字的战术,眼里的光芒一直将斑的目光吸引着。


“斑。”


柱间轻轻地叫醒了半梦半醒的斑。


递给了他通知书。


“后天早上要去集合。”


“哦。”


斑扯过通知书,转了个身继续睡。


这种半梦半醒几乎是每个军人都会有的习惯,因为说不 定什么时候敌人就会过来偷袭。


柱间看着斑,叹了口气。


拿了被子轻轻地盖在斑身上,


将手放在遮掩的刘海下面,用温热的手心将那略凉的额 头覆盖。


毕竟哪怕屋子里再暖和,也已经入冬了,还是会有些冷气。


“好好睡一觉吧,现在不会有敌人。”


柱间看着斑的脸


“如果可以在没有战争的世界相遇就好了”


外面的雪还在稀稀疏疏的下着。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