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愿

【谷戚】守之终生

*中长篇尝试

*不定期

*现代灵异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欢迎捉虫

章一 纠葛自是难了断

高一三班班主任,数学老师。

位列这个学校最不想惹的人名单首位,甚至远远高于了某皮笑肉不笑的校长。且品味其差,偏爱青色,同学最期待的便是那天早上来学校能看到他把头发也染成青色的场面。

是戚容本尊无误了。

这不今天戚容连早上到校人数都不查了,随手打发了惨受剥削但任劳任怨身为四好青年班长的去全权负责,然后一脚踹开了校长办公室就开始骂人。

“狗花城,你他娘不给我放答应我的年假,给了副班主任一个月假,还让我去带这群兔崽子出去春游?”

花城直接一个禁声甩给戚容,继续絮絮叨叨地跟谢怜打着电话,听得戚容想骂人,

“.......”

腻歪了一会儿,花城总算舍得挂电话了,终于想起了戚容。

“你骂哭了的学生家长投诉都快满了,还好意思跟我要年假。而且,”

花城脸上挂着假笑,下句话让张牙舞爪的戚容难得安分了下来,

“这可是你要还的债。”

“......”

至于戚容为何会做了花城手下并且任劳任怨当起了老师,这其中渊源便很遥远了。

戚容的魂被养好总共用了七八百年了,一睁眼就在鬼城,一转身就看见花城万年假笑脸,确实是不太好的经历。

谷子耗了一辈子去给戚容养魂,但最后还是没能盼到青灯夜游重现于世。

谷子害怕呀。

他怕死后青灯无人问津,被虫蛀,被鼠啃,被人盗,怕他一辈子的依托化为脚下土,路边泥。最后硬是撑着一口气跌跌撞撞跪在花城谢怜面前求他帮忙继续养着,谷子差不多算是谢怜看着长大的,况且又关乎戚容,谢怜还是不忍,便答应了放在花城那继续供着青灯。

谷子安排好了戚容的事后没几天就撑不下去了,谢怜引着他转了世。

谷子跟神鬼纠纠缠缠的命本来就不好,并且戚容在的时候沾煞气,戚容不在的时候也沾着青灯微弱的鬼气那么多年,转世也不得安省,连着几辈子都算得上是天煞孤星了。

戚容刚出来时恰好谷子又转了世,他知道是自己把这孩子害得惨,所以他偷偷去看了看转世的谷子。

确实不好。

父母双亡,寄人篱下,一辈子都平稳不了。

总之一个字,惨。

戚容趴在摇篮边,施了个咒,一般人是看不到他的,但刚出生的小孩看得到,谷子的黑眼睛盯着戚容骨碌碌地转,小手从破烂的被子下伸出来,胡乱挥着,然后一把便抓住了戚容落在枕边的头发,死不放手。拽了拽,看着戚容疼却无可奈何的表情笑得灿烂。

戚容用法力在谷子脖子后面留了个小红痣,算是盖了个章,也方便日后在转世寻人。

最后戚容是等谷子好不容易睡着后小心翼翼把头发扯出来才得逃脱。

丢人。

戚容嘴上叨叨着果然这便宜儿子不可能有好命,但心里又确实不好受,他知道是这便宜儿子是被他拖累的,所以当谢怜给他说有方法帮谷子积德给他投个好胎,问他愿不愿意干时,他爽快的答应了。

这是他本应还的债。

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古时留下来的传统,学生阳气重,所以学校老建在什么不干净的地方,白天年轻人在学校里来来往往,倒也不会出什么事,就怕晚上三三两两留在学校还不安分待在宿舍出去作个死。

戚容做的就是抓抓小鬼,对于一个近绝自是不费吹灰之力,做了那么近两百年总算让谷子有了无忧的命。

戚容本来是做门卫的,轻松得很。直到一天骂完品行不好的学生,那学生也是很傲气,直接骂回去,

“就一个没文化的门卫你还狂的不行,不就是跟校长认识吗,狗仗人势。”

戚容被气得不轻,没文化?好,你们哪门学得最差我去学,于是戚容就成为了数学老师。

这些都是后话了。

反正当天戚容被气得差点重操旧业做个倒挂尸林,被谢怜一干人等硬是拦下了了。

拦下的方法也简单,谢怜给戚容说了你给谷子积德,你们福祸相连,你杀人损的也是谷子的德。

嘚,一句话让戚容本本分分。

不能杀人,吓吓总可以了吧。

戚容大半夜直接到宿舍里放了只怨女,长到脚的头发,若隐若现的眼睛,一身白衣,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床边。

戚容很满意,给自己施了个隐身咒,然后狠狠扇了床上人一耳光。

得亏戚容提前捂住了耳朵,那声惨叫差点惊醒一栋楼。看着床上人翻了翻白眼软绵绵瘫了下去,戚容把女鬼收了回来转身就从窗户飞了回去。第二天看见面色铁青的学生阴恻恻的说,

“昨天晚上很美好,是不是?”

吓得对方便哭天喊地跑进教学楼。

于是戚容就创造了第一个校园传说:

门卫阴气重,会招鬼,不能惹。

为了不被人看出端倪,戚容的几个皮和自己的真皮轮着来换。

于是有了学生们口口相传的第二个校园传说,历届的数学老师都十分可怕,连骂人都差不多,让每届都有了一种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数学老师同病相怜的感觉。

这几年刚好轮到戚容用本皮,一个好皮囊配个不同寻常的审美外加一个暴脾气让学生们分分叹惋不已。

至于戚容为什么答应带班主任。

主要是因为他算了算谷子现在应该刚好十五六岁,而且这个学期高一名单上有的一个名字:

“戚谷”

戚容在看到这个名字时候心里直发颤,他的心纠到了开学当天。

等他站在讲台上,看着来来往往小心翼翼打量他的学生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一个问题。

他没有见过长大的谷子,他最近一次看到的是谷子婴儿的模样。兜兜转的几百年让谷子小时的面容在戚容脑中都变得模糊起来了。

一天后他才知道戚谷是谁,将近一个月他了解了戚谷的性子。

戚谷品行端正,待人温和,难得让戚容顺心的人,于是班长一职就被扔给他了。

戚容一言不合就问候别人祖宗的习惯还没改,但对戚谷却难得平静。

戚谷是如何受得住戚容烂脾气去尽心尽力任劳任怨当个班长一直是班里的未解之谜。

有同学看着他俩的姓打笑着说“戚老师是你爹吗这么宠你。”

其实戚容也很无奈,戚谷挨骂的时候不像别人满脸委屈,眼中含泪,心里不服或者直接顶回来几句。

不还嘴,表情端正,态度良好。跟他骂就感觉是跟棉花打架,根本吵不起来。

学生说这句话时刚好戚容从办公室出来跟在他们后面,

“哦?我什么时候又多了个便宜儿子?”

学校地方邪门得很,你说谁的闲话一转头十有八九能跟对方打个照面,吓得旁边两个同学转身就跑,留了戚谷一个人。

戚谷鬼使神差地转了个身,对着戚容喊了声爹。

这又吓得戚容差点想转身就跑。但他的理智让他拍了下戚谷的头,

“乱喊什么,回去上课。”

戚谷也不气,对着戚容笑嘻嘻地说老师我回去了。留戚容一个人继续忐忑不安。

戚容越来越觉得他就是谷子,上课学生写题没事干就盯着戚谷看,偶尔目光交汇吓得戚谷赶紧埋头更认真地做题。

如果不看戚容奉行的:

如何培养一个好的班干部?

答:剥削加压迫。

真是岁月静好啊。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