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愿

爱而不得

be he两个结局。
脑洞来源一只塘鹅爱上了一个雕塑的新闻。
ooc归我,欢迎捉虫

在李泽言第n次将身旁一直聒噪的鸟一翅膀拍开后,他终于意识到了他和这些鼓噪的鸟之间有着云泥之别。他义无反顾地飞离了鸟群,开始漫无目的的闯荡。直到他看见了另一只鸟。

他不知道对方只是个雕塑。

它是没有生命,没有心跳,没有情感的,但在李泽言眼里被绿叶婆娑的阳光是它璀璨流转的目光,光影交替是他舒展翅膀的阴影。李泽言心动了。他小心翼翼地绕着对方转了几个圈,然后装作漫不经心的用翅膀碰了碰对方,或者偶尔从天上飞下来时装作不经意地俯冲到它身边,将自己的身躯跟他亲密接触。

李泽言试探了几天,对方并没有拒绝他,依旧伸展着优美的脖颈,仿佛是想跟他颈相缠,于是李泽言大胆了一些。他开始用头部颈部在对方身上磨蹭。

他变得越来越依赖对方,对方不愿意挪动,他就捡来树枝,衔来带着海味的泥巴,筑了个小小的屋将他们俩围住,他和他的伴侣窝在巢里。

夏天的太阳暖乎乎的,照得李泽言和他的伴侣惬意不已。

一冬夏过去,李泽言对一切都很满意,安静的岁月,完美的伴侣。他的热情没有减少,仍像热恋中般,一次次为对方梳着僵硬而没有触觉的羽毛。

周而复始。

在秋雨带来寒意的时候,他附身在伴侣身上。在雷声轰鸣和雨声滴答中,李泽言恍恍惚惚听见他身旁人的胸腔中想起了心跳。

他无视了其他所有的过客,执着又骄傲地守在他伴侣身边。

生命短暂,李泽言没有熬过第三年的春天。他死在他的伴侣身边。他一直期盼他的爱人能够跟他一起飞翔,对他有所回应,但他到死也没有盼到。

不过他应该是喜悦的,他拥有了这美好的岁月,尽管他好像什么都不曾拥有,一如既往的孤独。

以下he

梦里的孤独感让李泽言心里一阵发酸,然后他醒了,刚刚舒展了下四肢,就被许墨抱得更紧了,对上许墨满含笑意的眼睛,“早安。”
李泽言回抱了他,将自己狠狠埋在对方胸前,听见了对方一下一下的心跳。
“还好,还好你不是心硬如雕塑。”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