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愿

j哈哈哈哈哈哈哈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脑洞4#
【♂就是想看斑自己玩耍xxx】

【柱斑】心中的海

#中考作文的梗

跟题目没什么关系系列

mama因为好像有肉渣不断被删(ノ)゚Д゚(ヽ)

有点可怕( ノД`)

发现自己已经不会玩老福特不会玩微博xxx

下面微博网址xxx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1312440424512

恩我来捅几刀x【【不是

脑洞3#

脑洞#


【请珍惜糖】


【毕竟我擅长的是补刀】


【空间真是提供脑洞的好地方。】


        千手柱间兴致勃勃地去找宇智波斑讨论村子的规划,斑讲了一半突然发现旁边的人没声了。


      【样子非常糟糕】



       这句话非常符合现在的千手柱间。


       眼睛下一片乌青。


       结果还是没去叫醒他。


       斑拿了毯子给他盖上。


       最后是千手扉间黑着脸过去要将柱间拖出来。


       斑轻松拦住,扉间更黑着脸看着斑。

 

       “你要干什么。”


        “他很累。”


        “火之国的大名已经到了”


        “柱间的身体比村子更重要!”


        “这关系到村子未来。”


        “柱间身体的基因秘密比村子还重要!这种状态被人盗取了细胞会引起战争的。”


         这时柱间睁开睡眼,看着自家弟弟在跟斑眼对眼对峙。


         “怎么了?”


          斑一把将柱间的头按回了用自己衣服叠成的临时枕头上。


         “没事,你继续睡。”


         最后的结局是初代火影大在人宇智波领地睡了一晚上来补觉,以及未来的二代大人被一脚踹走,黑着一张脸去和大名们开会。


脑洞#

脑洞#


【我也不知道在写啥】


【补刀停不下来的我】


【刷空间产物】


      宇智波斑最后带着轮回眼在地底的洞穴里逐渐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功能满满衰竭,直至死亡,想不明白为什么最后变成这样,与柱间也好,泉奈也好,一族族人也罢。他曾持有爱去面对的事物都已变成了什么?


失去亲人的痛苦变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



    厌恶。


  时代在变,他与柱间也会退出名为《历史》的电影,主角会不断代换。



    不甘。


   他想起了柱间的笑容,无论是在南河川还是最后的战场上,都如同寒冬的袄,初秋的衫一般。


   不舍。


    但他知道,即使那个人表面再温和,也改变不了和他一样拥有疯狂的本质,如同血战的马一般。


     给他的心脏上留下了最终的疤。


【maya补刀补得根本停不下来∑,】


奇怪的脑洞∑

存个脑洞ヽ(゚∀゚)ノ#


【有你真好】


【柱斑柱】


每个人,不管是木叶的忍者还是别国的普通老百姓,见到千手柱间都会不由的感叹


    有你真好。


     宇智波斑很羡慕这一点,明明自己也是在一直竭尽全力的保护着族人。


   可是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一副好孩子面孔是无法获得众人的支持的,不是吗?


    在他离开村子喝酒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曾经和千手柱间喝酒比试,畅谈未来的时候,喝醉了的千手柱间好像模糊地说了一声:



    “有你真好。”


【马上要考试了我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还在这里存脑洞○| ̄|_ =3】


【突然感觉这个梗,好像三件套都可以用,来让我试试卡带卡和佐鸣佐ヽ(゚∀゚)ノ】


【卡带卡】


每个人,不管是琳还是普通忍者,见到卡卡西都会不由的感叹


有你真好。


宇智波带土很羡慕这一点,可以获得大家的认可。



然而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美丽,而是有些残忍的。


  带土从斑那里,懂得了这些。


     他要离开,将自己从众人的记忆里抹杀掉。以斑的身份出现。


      在他杀死他的老师水门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曾经和卡卡西,和水门老师,和琳出任务,互相打闹的时候,水门老师一直笑着凝视着他们,卡卡西好像模糊地说了一声:





  “有你真好。”


【我感觉我自己的泪点快被自己戳爆了,果然考试前的怨念十分深重啊】


【佐鸣佐】


经历了四战,每个人不管曾经故意冷漠鸣人的人,还是普通老百姓,见到漩涡鸣人都会不由的感叹


有你真好。


宇智波佐助对于这一点只是满满的不屑。

  明明当初那么冷漠,现在却变得这么的热情,不管怎么样,人心都是十分讽刺的啊。


  佐助离开了村子,说是要进行赎罪。


  在他离开村子他突然想起来,曾经为了惩罚漩涡鸣人的迟到,让他请了佐助,小樱,卡卡西一顿拉面的时候,口里全是塞着拉面的鸣人对着佐助好像模糊地说了一声:


   “有你真好。”


【嗯,没错我就是来报社的】

【本来想昨天发来着,结果看了看日历,嗯,还是算了(⊙v⊙)】


【柱斑】—燃烧⑸

【5】

炎热的天气让这里像极了地狱。

风都不从这里经过。

柱间却很庆幸这种没有风的天气。

不会让战场上的砂砾被热浪卷起,狠狠地往人脸上砸, 生疼生疼的。

天空中都不曾见过鸟,那些最常见的麻雀也早早的迁移。

去到那繁华的都市里,平静的森林里的绿阴下安家去了。

偶尔能看到的也就只有乌鸦了,有时候“嘎嘎”地叫着在战场上盘旋,有的时候嘴里似乎还叼着肉。

斑的势力已经处于劣势。

迫击炮还在不停地向对面轰击,一天中只有一小会安静。

或许是因为炮火的震耳欲聋,没了它之后反而安静的让人不安。

斑在寂静中感到了所谓的孤独,尽管有来来往往的部下。

越顶端的人越会感到孤独,所以才会比常人更渴望同类。

斑想起了一直陪伴着他的那只花猫,全身通白,只有那头顶到腰部有很粗的一道黑色,倒是像极了那人的长发。

不过那只猫在前不久和他一起巡视的时候被炮火打碎的土地石块硬生生地砸死了。

越发期待战场。

“你又要去跟他在战场上单挑?”

扉间将手中的手枪塞到柱间手里,却被柱间放到了一旁的桌上。

“不仅丢下部下,还连武器都不带上吗?”

扉间环着胸问到。

柱间耸耸肩

“不然在战场上还有谁能跟斑打?如果我不在,说不定明天就会少一小队的人了。”

不可否认的事实。

“那你也至少带上武器。”

柱间摇了摇头,

“我和他约好了。”

“谁知道他会不会违约,为什么你会如此放心。”

“因为啊,”

柱间一手倚靠在桌子上,微微笑着

“我相信他。”

扉间皱起的眉头表示他对斑的不放心,或者说是恐惧。

“安心吧。”

柱间走向大门。

“为什么你要相信一个敌人。”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那天发生的事。”

很有效的堵住了扉间的嘴。

“像这种我们连自己都不清楚明白的事或感情,不可能能清楚地传

达给别人啊”

柱间走向扉间 像小时候一样拍了拍扉间的头,也像小时候一样被扉间一把打开。

最后还是将手放到了扉间的肩膀上。

“我大概五点多回来。”

柱间和斑都是喜欢做计划的人。

习惯在事前精心做好规划,然后有条不絮地按着他们的猜想进行。

但似乎无论怎样规划,也好像无法规划人心呢。

一到战场就有一块石头打向千手柱间。

“我可不是可以让你打水漂的湖水。”

柱间握住打过来的石头,看着对面的斑。

“我等你很久了,柱间。”

斑直接带着拳头冲向柱间。

很快就叫入了战斗状态。

还是和以往从天亮打的太阳下山,狼狈不堪。

一样地没有分出胜负,却都挂了花。

强者只要交手一次,就可以明白对方的心意。

柱间显得有些绝望,最后将重重的一拳打在斑的心口,口袋里的钢笔硌得手生疼。

被斑一脚踢开。

狼狈不堪,

柱间感觉自己的骨头肯定断了几根。

斑也好不到哪去,心脏感觉快得想要跳出来,内脏仿佛纠在了一起,刺痛。

他想杀了我

斑能感觉到这点。

那便无需再顾忌什么了。

他们太低估了人们对战争的恐惧了。

每次他们的决斗都让士兵屏息凝神,却总是同样的结局。

还要打到什么时候啊。

我那可怜的妻子在日日夜夜为我担忧祈祷,

我那可爱的孩子每天睡觉前都在呼唤我。

他们需要我,

我需要去到他们的身边。

士兵们开始不安。

只杀死了对方首领呵,哪怕会误伤自己的同伴啊,那也算是阻止了战争。

我将会回到妻儿身边啊,

我将获得人民的崇敬,

各种奖赏将回来到。

炮口悄悄地对准了正在奋力搏斗的二人。

尽管柱间对部下十分亲和,在这时候却也只是让握着操控盘的手微微颤抖罢了。

在柱间听到了炮弹发射的声音,还有空气似乎被撕裂的刺耳声。

柱间知道,一切都晚了。

“趴下”

柱间对斑吼道。

柱间奋力地跑向斑,可是哪有人跑得过炮弹呢?

炮弹在离两人不远处爆炸。

强烈的冲击波让柱间的脑袋狠狠的磕在了地上。

最终还是晕了过去。


—————————————————————————————


he无能的哭了┑( ̄Д  ̄)┍

我到底在写什么啊(๑•ี_เ•ี๑)


【柱斑】—燃烧⑷

【4】

为了政权这个国家再次陷入战火。

前几年的繁荣好像被这场战争全部席卷干净。

千手一族与宇智波一族的对决,也是千手柱间与宇智波斑的对决。

人们开始感到不安,恐慌。

两个同样拥有可怕实力的人的对决,没有人会知道结果。

对于未知的事情,人们总会露出胆怯的心理。

柱间要去战场了,他显得很兴奋,一连扣错了几排扣子。

可以看到一直以来想念的同伴,或者说爱人,无论是谁都会激动吧。

柱间意外地失眠了,反正也睡不着,便起来拿出了酒, 煮热。

热气让柱间在这个寒冷的春日里有了些许温暖。

看着外面才吐芽的柳树,柱间感觉时间过得越来越快了。

从第一次见到斑之后似乎已经过了十多年了。

想起斑年少时的模样,忍不住地笑了出来。

性格跟他那尖刺的头发一样的人,虽然总是在嘲笑自己儿时的梦想,却从没让柱间放弃过。

十四岁敢只身挑衅他身为上尉父亲宇智波田岛的斑

总是以一种对自己的力量有足够的信心,在他面前似乎什么都挡不住他的脚步。

斑过于自信与自尊。

柱间只看到一次斑的失控,是关于他的弟弟,泉奈。

那个跟斑一样有着尖刺头发,偶尔会对着斑撒娇的孩子。

似乎也挺喜欢扉间,偶尔会小小的对扉间恶作剧,但如果真的让扉间受伤,却会老老实实地道歉,是个十分会照顾人的,温柔的孩子。

但权利的争夺是不会顾及你是不是孩子的。

泉奈在去出任务的时候遇见了扉间。

回来的时候却只有满身是血的扉间。

哦,还有泉奈的尸体。

如果在那个时候不是柱间拦着斑,说不定扉间早被斑掐死了。

斑最后只打了扉间几拳。

扉间完全没有理会斑的拳脚相加,只是将泉奈塞到斑的怀里,一步步往回走。

冷静得不正常。

回来不管柱间怎么逼问扉间,扉间都没有说出那天发生的事。

也只能罢手。

偶然听到同时出任务的士兵说,

扉间杀了泉奈。

柱间封锁了这条消息。

柱间最后没有敢将这句话告诉给斑,他受不了斑对他仇视的眼神。

他也不想看到斑的失控。

柱间最终还是在酒精的作用下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柱间起的很早,穿好军装,将那长而宽大的黑围巾围在脖子上。

柱间看着镜子,将围巾以一种十分小心翼翼地姿态塞进军装的领口里。

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去防止脆弱的围巾遭受磨损或炮火。

柱间在战场上又一次遇见了斑,柱间不得不承认斑是可以吸引他全部目光的人,那尖刺的头发,还有那偶尔会显得鲜红的眼睛。

他们狠狠地打了一架,没有武器,单纯的肉搏。

正如很久以前他们在屋子里做的一般。 最后以柱间脖子上的围巾被从领口扯了出来,斑离心脏最近的口袋里的钢笔掉了出来为结局。

他们看着对方的狼狈相,都笑了。

柱间在撤退前最后的时候,悄悄地亲了一下斑,然后如同偷吃成功的顽童一般笑嘻嘻的跑走了。

斑摸了摸被亲吻的脸颊,有些无奈和懊恼,却又不得不承认有点开心。

“你所期望的世界,只有我。”

斑捡起旁边的钢笔

“只有我能将它实现。”

只有在战火中,人才能显现所谓的人性的美。

尽管柱间和斑的关系没有恶化,可是战局仍然日益激烈。

炮火不断地在轰鸣,一天中只有那么一会的间歇。

却反而弄得人不习惯。

战士不知道那天就会死。

柱间终于知道了这句话的残忍。

坦克早已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只要看到人就会发射。

这是柱间第一次感到人的阴暗。

士兵们一个个都杀红了眼。

只要将所有人都杀死就可以获得胜利了。

斑在战场上一点点地前进,经过了许多时间,他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什么也不顾一切地向前冲了。

可是看到柱间,斑的镇定还是丢了。

这个男人对于斑来说就像是瘾君子看见了毒品一样,恨不得拆了他,咽到肚子里去。

没有言语,只是互相的厮杀。

柱间听到呼啸的炮弹声,才猛然意识到他们是在战场上 。

柱间忘记了为什么他跟斑都会太过专注于战斗,

以至于他们忘记了炮弹。


【柱斑】—燃烧⑶

【3】

冬天很快的就过去了。

三月份的时候,他们冲进敌人最后的根据地,将最后一个敌人歼灭,宣告将的敌人的势力彻底瓦解。

柱间到死也记得,那年的春天比往常来得晚,也比往 常的冷。

那时斑顺手撇给了他一条黑围巾。

那条围巾上有着暗花,就感觉跟斑一样。

明明是好不容易打败了敌人,街上的人们到处都在欢庆 ,歌颂着和平。

但他和斑却没有一点的喜悦。

他们知道胜利的意义。

果然,开始了关于政权的问题。

政权的争夺进行了很久,千手一族最后以微弱的优势获 得到了较大的权利。

只是身为上尉的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并没有多大的权利 去干涉这些事情。

也没有心情。

正如斑所说,比起这些肮脏的政治他还是更喜欢战场。 没有规矩的束缚,只是一头的向前冲。

不会去担心自己 选择的路是否正确。

因为在那个时候能活下来,就是他们唯一的目标。

一但人们可以安居,不必再考虑着生命的安全和填饱肚 子的这种事情,就会把所有的智商用在这种勾心斗角的事情上。

在那场政权的争夺战之后,斑便把一头心思都扑在为了 获取更大的力量上。

斑认为只要站到了最顶端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然后斑成为了宇智波一族的首领。

柱间也成为了千手一族的领袖。

他们两个人几乎可以说是共同进步的。一同站在食物链的最高端,彼此并肩。

在他们俩最后一起出席的会议上,柱间仍然带着斑给他 的围巾。

自是被斑毫不留情的嘲笑了一番。

尽管有些消沉,但柱间还是没有忽略斑手头的那只钢笔。

散发着柔和的金色,上面似乎还有略暗一点的植物藤蔓的花纹。

柱间盯着斑手头的钢笔,突然就笑了。

那个钢笔啊,是柱间送给斑的。

可这种欢快的气氛并没有挽救急转而下的政局。

斑在会议上直接掀翻了面前的文件。

带着他手下的士兵离开了这个国家的中心。

盘踞在不算富饶,地理位置也不算太差的几个镇上。

追随斑的人起初少得可怜,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再次经历战争。

连同族的人也大多数留在了国家的中心,加入了千手一组,依附着生存。

斑受不了这种情况,宇智波一族从什么时候需要依附别人了。

简直就像寄生虫一样,令人作呕。

斑很清楚如果没有获得绝对的政治权利的结果。

他们一族,迟早会被抹杀。

可是他没有办法去怪谁。

因为如果自己获得了权利,也说不定会去试图抹杀千手一族。

斑有点想念战场。

斑选择了离开。

柱间在那次会议的最后私下对斑说,

“真是不想再跟你打啊。”

斑自然只是笑了笑。

“你们那种跟疯子没两样,不要命的打法,还是改一改吧。”

之后柱间好像就再也没见过斑了。

斑渐渐有点开始向往柱间所勾勒的美好的世界。

柱间渐渐明白了斑所说的黑暗到底是什么。

明明就差一点,就可以互相理解了。

他们的差数,是一个无限接近于零,却又不等于零的数 。


【柱斑】—燃烧⑵

【2】


柱间在斑耳畔以恋人的姿势轻声对斑说到,


“却又不像,哪会有生物会不断想靠近自己的天敌呢。”


斑也笑了,猝然起身,跨坐在柱间腰上,将那灼热融入 体内。


并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望着柱间,俯身吻上柱间的脖 子,倔强地留下自己的印记。


柱间顺势按着斑有点硬的头发,一点点抚平。 然后翻了个身,


压抑与温暖让柱间近乎痴迷。


柱间感觉他被烈火包裹,


如果能征服那让人不由得想靠近,却在靠近的最终烧伤自己的火,肯定会极大地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翻身的冲击让斑差点叫出来。


不过斑只是咬住嘴唇来抑制。


他是绝对不会叫出来的,


柱间知道这一点,虽然听不见那诱人的声音有点不满足


但斑被自己压制已经是极限了,他不会像女人那样叫出来,这是斑的自尊,柱间也不好勉强。


只是在斑适应后吻了吻在斑唇上留下的牙印。


最后柱间射在了斑的体内,让斑从喉咙里发出来些许低沉的声音,将白浊射到了两人的腹部。


事实告诉斑在战争的前一个晚上做爱是多么的不明智。


斑揉了揉略微有些发酸的腰,然后一阵枪声在他身边响起,身后的敌人随之倒地。


“不能发愣啊。”


柱间拿着还冒着烟的枪看着斑。


斑没有理柱间,继续向着敌人的方向进攻。


毫无意外的胜利。


战场上的神和战场上的疯子,一起的话便不会有失败。


人们是这样想的。


在战场上柱间和斑意外的合得来,不需要言语的约定,不用想着下面要说什么,只是死命地往前冲,因为说不定下一秒你已经身首异处了。


合作这个词语在他们两个之间发挥的淋漓尽致。


不只是合作,还有竞争。


杀敌数量的较量,让他们都拼了命地向前冲。


虽说结果 不分上下,顶多就是多一两个。


但是却很大的程度提高了他们的军衔。


升到上尉的需要军功多的不像话。


前线稍微稳定了下来,柱间和斑也终于可以稍微地休息了。


他们并不打算外出,因为政府规定他们出去时要一直穿着军装,这是种荣誉。


可柱间和斑并不这样认为。


这只是种威慑。


没有多少人会忍受得了街上的人以一种看猛兽的恐惧眼神一直悄悄盯着自己,所以索性也就不出门了。


经历过这种的战争的人才知道和平的珍贵。


在温暖的屋子里,让斑暂时忘记了接下来的战争。


抬着头看着天花板,自己是什么时候搬进来的,已经记不清了,也不重要了。


不过斑没有忘记,在很久以前,在他还在上军校的时候,离家出走的时候,


这个地方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恍若隔世。


似乎还可以看到那时的柱间,留着蘑菇头,刚刚穿上那稍大的军装,兴致勃勃地规划什么美好的未来,还会发明一些有着奇怪名字的战术,眼里的光芒一直将斑的目光吸引着。


“斑。”


柱间轻轻地叫醒了半梦半醒的斑。


递给了他通知书。


“后天早上要去集合。”


“哦。”


斑扯过通知书,转了个身继续睡。


这种半梦半醒几乎是每个军人都会有的习惯,因为说不 定什么时候敌人就会过来偷袭。


柱间看着斑,叹了口气。


拿了被子轻轻地盖在斑身上,


将手放在遮掩的刘海下面,用温热的手心将那略凉的额 头覆盖。


毕竟哪怕屋子里再暖和,也已经入冬了,还是会有些冷气。


“好好睡一觉吧,现在不会有敌人。”


柱间看着斑的脸


“如果可以在没有战争的世界相遇就好了”


外面的雪还在稀稀疏疏的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