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 愿

安利这个太太!真的超好看!!!十分惊艳了!

焕焕:

《山海经之西山经》
滥水出于其西,西流注于汉水,多如魮之鱼,其状如覆铫,鸟首而鱼翼鱼尾,音如磬石之声,是生珠玉。
模特/@MONO莫
妆造/拍摄/@爱摄影的焕焕
摄助/@格牢靠-妖气 ​​​

【谷戚】守之终生

*中长篇尝试

*不定期

*现代灵异

*人物归秀秀,ooc归我

*欢迎捉虫

章一 纠葛自是难了断

高一三班班主任,数学老师。

位列这个学校最不想惹的人名单首位,甚至远远高于了某皮笑肉不笑的校长。且品味其差,偏爱青色,同学最期待的便是那天早上来学校能看到他把头发也染成青色的场面。

是戚容本尊无误了。

这不今天戚容连早上到校人数都不查了,随手打发了惨受剥削但任劳任怨身为四好青年班长的去全权负责,然后一脚踹开了校长办公室就开始骂人。

“狗花城,你他娘不给我放答应我的年假,给了副班主任一个月假,还让我去带这群兔崽子出去春游?”

花城直接一个禁声甩给戚容,继续絮絮叨叨地跟谢怜打着电话,听得戚容想骂人,

“.......”

腻歪了一会儿,花城总算舍得挂电话了,终于想起了戚容。

“你骂哭了的学生家长投诉都快满了,还好意思跟我要年假。而且,”

花城脸上挂着假笑,下句话让张牙舞爪的戚容难得安分了下来,

“这可是你要还的债。”

“......”

至于戚容为何会做了花城手下并且任劳任怨当起了老师,这其中渊源便很遥远了。

戚容的魂被养好总共用了七八百年了,一睁眼就在鬼城,一转身就看见花城万年假笑脸,确实是不太好的经历。

谷子耗了一辈子去给戚容养魂,但最后还是没能盼到青灯夜游重现于世。

谷子害怕呀。

他怕死后青灯无人问津,被虫蛀,被鼠啃,被人盗,怕他一辈子的依托化为脚下土,路边泥。最后硬是撑着一口气跌跌撞撞跪在花城谢怜面前求他帮忙继续养着,谷子差不多算是谢怜看着长大的,况且又关乎戚容,谢怜还是不忍,便答应了放在花城那继续供着青灯。

谷子安排好了戚容的事后没几天就撑不下去了,谢怜引着他转了世。

谷子跟神鬼纠纠缠缠的命本来就不好,并且戚容在的时候沾煞气,戚容不在的时候也沾着青灯微弱的鬼气那么多年,转世也不得安省,连着几辈子都算得上是天煞孤星了。

戚容刚出来时恰好谷子又转了世,他知道是自己把这孩子害得惨,所以他偷偷去看了看转世的谷子。

确实不好。

父母双亡,寄人篱下,一辈子都平稳不了。

总之一个字,惨。

戚容趴在摇篮边,施了个咒,一般人是看不到他的,但刚出生的小孩看得到,谷子的黑眼睛盯着戚容骨碌碌地转,小手从破烂的被子下伸出来,胡乱挥着,然后一把便抓住了戚容落在枕边的头发,死不放手。拽了拽,看着戚容疼却无可奈何的表情笑得灿烂。

戚容用法力在谷子脖子后面留了个小红痣,算是盖了个章,也方便日后在转世寻人。

最后戚容是等谷子好不容易睡着后小心翼翼把头发扯出来才得逃脱。

丢人。

戚容嘴上叨叨着果然这便宜儿子不可能有好命,但心里又确实不好受,他知道是这便宜儿子是被他拖累的,所以当谢怜给他说有方法帮谷子积德给他投个好胎,问他愿不愿意干时,他爽快的答应了。

这是他本应还的债。

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古时留下来的传统,学生阳气重,所以学校老建在什么不干净的地方,白天年轻人在学校里来来往往,倒也不会出什么事,就怕晚上三三两两留在学校还不安分待在宿舍出去作个死。

戚容做的就是抓抓小鬼,对于一个近绝自是不费吹灰之力,做了那么近两百年总算让谷子有了无忧的命。

戚容本来是做门卫的,轻松得很。直到一天骂完品行不好的学生,那学生也是很傲气,直接骂回去,

“就一个没文化的门卫你还狂的不行,不就是跟校长认识吗,狗仗人势。”

戚容被气得不轻,没文化?好,你们哪门学得最差我去学,于是戚容就成为了数学老师。

这些都是后话了。

反正当天戚容被气得差点重操旧业做个倒挂尸林,被谢怜一干人等硬是拦下了了。

拦下的方法也简单,谢怜给戚容说了你给谷子积德,你们福祸相连,你杀人损的也是谷子的德。

嘚,一句话让戚容本本分分。

不能杀人,吓吓总可以了吧。

戚容大半夜直接到宿舍里放了只怨女,长到脚的头发,若隐若现的眼睛,一身白衣,就这样直挺挺地站在床边。

戚容很满意,给自己施了个隐身咒,然后狠狠扇了床上人一耳光。

得亏戚容提前捂住了耳朵,那声惨叫差点惊醒一栋楼。看着床上人翻了翻白眼软绵绵瘫了下去,戚容把女鬼收了回来转身就从窗户飞了回去。第二天看见面色铁青的学生阴恻恻的说,

“昨天晚上很美好,是不是?”

吓得对方便哭天喊地跑进教学楼。

于是戚容就创造了第一个校园传说:

门卫阴气重,会招鬼,不能惹。

为了不被人看出端倪,戚容的几个皮和自己的真皮轮着来换。

于是有了学生们口口相传的第二个校园传说,历届的数学老师都十分可怕,连骂人都差不多,让每届都有了一种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数学老师同病相怜的感觉。

这几年刚好轮到戚容用本皮,一个好皮囊配个不同寻常的审美外加一个暴脾气让学生们分分叹惋不已。

至于戚容为什么答应带班主任。

主要是因为他算了算谷子现在应该刚好十五六岁,而且这个学期高一名单上有的一个名字:

“戚谷”

戚容在看到这个名字时候心里直发颤,他的心纠到了开学当天。

等他站在讲台上,看着来来往往小心翼翼打量他的学生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一个问题。

他没有见过长大的谷子,他最近一次看到的是谷子婴儿的模样。兜兜转的几百年让谷子小时的面容在戚容脑中都变得模糊起来了。

一天后他才知道戚谷是谁,将近一个月他了解了戚谷的性子。

戚谷品行端正,待人温和,难得让戚容顺心的人,于是班长一职就被扔给他了。

戚容一言不合就问候别人祖宗的习惯还没改,但对戚谷却难得平静。

戚谷是如何受得住戚容烂脾气去尽心尽力任劳任怨当个班长一直是班里的未解之谜。

有同学看着他俩的姓打笑着说“戚老师是你爹吗这么宠你。”

其实戚容也很无奈,戚谷挨骂的时候不像别人满脸委屈,眼中含泪,心里不服或者直接顶回来几句。

不还嘴,表情端正,态度良好。跟他骂就感觉是跟棉花打架,根本吵不起来。

学生说这句话时刚好戚容从办公室出来跟在他们后面,

“哦?我什么时候又多了个便宜儿子?”

学校地方邪门得很,你说谁的闲话一转头十有八九能跟对方打个照面,吓得旁边两个同学转身就跑,留了戚谷一个人。

戚谷鬼使神差地转了个身,对着戚容喊了声爹。

这又吓得戚容差点想转身就跑。但他的理智让他拍了下戚谷的头,

“乱喊什么,回去上课。”

戚谷也不气,对着戚容笑嘻嘻地说老师我回去了。留戚容一个人继续忐忑不安。

戚容越来越觉得他就是谷子,上课学生写题没事干就盯着戚谷看,偶尔目光交汇吓得戚谷赶紧埋头更认真地做题。

如果不看戚容奉行的:

如何培养一个好的班干部?

答:剥削加压迫。

真是岁月静好啊。

【谷戚】甘之如饴

暗搓搓交个党费
内含小破车
欢迎捉虫ʕ•̫͡•ʔ
咱们走评论!

爱而不得

be he两个结局。
脑洞来源一只塘鹅爱上了一个雕塑的新闻。
ooc归我,欢迎捉虫

在李泽言第n次将身旁一直聒噪的鸟一翅膀拍开后,他终于意识到了他和这些鼓噪的鸟之间有着云泥之别。他义无反顾地飞离了鸟群,开始漫无目的的闯荡。直到他看见了另一只鸟。

他不知道对方只是个雕塑。

它是没有生命,没有心跳,没有情感的,但在李泽言眼里被绿叶婆娑的阳光是它璀璨流转的目光,光影交替是他舒展翅膀的阴影。李泽言心动了。他小心翼翼地绕着对方转了几个圈,然后装作漫不经心的用翅膀碰了碰对方,或者偶尔从天上飞下来时装作不经意地俯冲到它身边,将自己的身躯跟他亲密接触。

李泽言试探了几天,对方并没有拒绝他,依旧伸展着优美的脖颈,仿佛是想跟他颈相缠,于是李泽言大胆了一些。他开始用头部颈部在对方身上磨蹭。

他变得越来越依赖对方,对方不愿意挪动,他就捡来树枝,衔来带着海味的泥巴,筑了个小小的屋将他们俩围住,他和他的伴侣窝在巢里。

夏天的太阳暖乎乎的,照得李泽言和他的伴侣惬意不已。

一冬夏过去,李泽言对一切都很满意,安静的岁月,完美的伴侣。他的热情没有减少,仍像热恋中般,一次次为对方梳着僵硬而没有触觉的羽毛。

周而复始。

在秋雨带来寒意的时候,他附身在伴侣身上。在雷声轰鸣和雨声滴答中,李泽言恍恍惚惚听见他身旁人的胸腔中想起了心跳。

他无视了其他所有的过客,执着又骄傲地守在他伴侣身边。

生命短暂,李泽言没有熬过第三年的春天。他死在他的伴侣身边。他一直期盼他的爱人能够跟他一起飞翔,对他有所回应,但他到死也没有盼到。

不过他应该是喜悦的,他拥有了这美好的岁月,尽管他好像什么都不曾拥有,一如既往的孤独。

以下he

梦里的孤独感让李泽言心里一阵发酸,然后他醒了,刚刚舒展了下四肢,就被许墨抱得更紧了,对上许墨满含笑意的眼睛,“早安。”
李泽言回抱了他,将自己狠狠埋在对方胸前,听见了对方一下一下的心跳。
“还好,还好你不是心硬如雕塑。”

j哈哈哈哈哈哈哈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脑洞4#
【♂就是想看斑自己玩耍xxx】

【柱斑】心中的海

#中考作文的梗

跟题目没什么关系系列

mama因为好像有肉渣不断被删(ノ)゚Д゚(ヽ)

有点可怕( ノД`)

发现自己已经不会玩老福特不会玩微博xxx

下面微博网址xxx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91312440424512

恩我来捅几刀x【【不是

【柱斑】—燃烧⑴

已修改(๑•ี_เ•ี๑),我都写了些啥啊(๑•ี_เ•ี๑)。

准备拉出泉奈子出来玩耍(๑•ี_เ•ี๑)。

【1】

“如果面对强大的敌人,即使是两股相反的力量也会为了各自最大的利益暂时的联合在一起的。”

斑是如此的对柱间说到

良久没有得到回答。

斑便继续往下说

“一旦平复外乱,我们的两个家族也一定会像以前那样 彼此仇视的吧。”

“嗯”

柱间挠了挠头。

“或许吧。但是我还是比较希望阻止这种情况。”

柱间是笑着对斑说的这句话。

对于的三股势力的加入,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暂时达成了同盟。

“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呢,一起为了和平努力。”

“你是想一直过这样的日子吗?”

“当然不,我们是要去创造和平的,到那个时候,哪怕没有第三股势力,没有战争,我们也一定会联合在一起的 ”

斑很难得地都没有嘲笑柱间天真的想法。

很久的沉默。让他们俩都感觉到了比战场上还要让人难 受的窒息感。

斑转过身朝屋里走去,柱间仍然是盯着从屋檐上滑下来的雨滴。

滴答滴答的。

秋天的雨让人感到丝丝冷意。

柱间有时候想,

如果他和斑能与可以变成雨也不错。

无论自身遭受怎样的缺失,哪怕总是不停的在分离。总有一天,会落在哪一个土坑里面再度相见。

最后挥发 ,到了空中,便可以找回最完全的自我和对方。

真正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柱间就一直跪坐在那里,斑只是透过门隙望着他,没有叫他。

直到天空开始变红,腿微微有点儿麻的时候,柱间感觉 自己跪了很久,可能是一两个小时,也可能是半天。

柱间站起来,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腿,走进屋内。

斑已经将他自己和柱间的食物拿了回来。

看到柱间进来,便拿起了旁边的豆皮寿司塞进嘴里,咬了一口,将拿着豆皮寿司的手时候放在桌上,

推了碗蘑菇杂饭过去。

“快点吃。”

柱间走过去,突然咬了一口斑手上的豆皮寿司。

被斑以看着杀父仇人的眼神盯着。

柱间咽下那一口寿司 ,将蘑菇杂饭推到斑面前,

“喏,这个算是陪给你的。”

斑只扒了几口,又推了回去

“真难吃。”

柱间知道斑在说谎,如果真的很难吃斑肯定会直接一把将西倒掉的。

光吃饭太过无趣,柱间拿出了酒,放在一旁的锅里煮了煮,拿两个杯子,一个放在斑面前,一个放在自己面前,倒满 。

带着酒香的雾在两人之间升起,显得有些许不真实。

后来他们都有点醉了,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突然打了起来 ,你给我一腿我还你一拳,然后斑狠狠地咬上了柱间的胳膊,硬生生扯下一小块肉。

血腥味和刺痛感让两人稍微清醒了一点,好在柱间有着 超出寻常的恢复体质,只是又喝了几杯酒,便已经结好痂。

两人不出意外地打到了床上,力气和身高的略微优势让柱间压制住了斑。

在进行扩张的柱间突然笑了。

“你在笑什么。”

“我们几乎每次做这种事之前都会打一架呢。”

斑想了想,好像的确是这样的。

“你真像是我的天敌”